没错,法兰克福可以算是我足球梦的起点,因为足球本身,也因为杨晨。98年世界杯我第一次接触足球,就被深深吸引了,世界杯后很长时间我并不知道应该看什么比赛,这时候德甲进入了我的眼帘。
那时候我只知道杨晨在德甲,知道他其实是在法兰克福是后来的事,从那之后,我便十分关注法兰克福,甚至还买了一套法兰克福的队服,就是复古系带领那套。一直到杨晨离开了法兰克福,这支球队才渐渐淡出了我的视线。
我的足球经理生涯中已经在意甲英超、法甲、荷甲、中超留下了自己的足迹,因此我一直有个想法,就是到德甲去尝试一下。都说德甲是拜仁一家独大,现在更是拜仁和多特蒙德的双雄会,难以撼动这些豪强,但是我还是在多年之后想在这里证明自己,一如当年在荷甲拒绝选择阿贾克斯、埃因霍温、费耶诺德等传统豪强选择阿尔克马尔,这次我带着美好的回忆选择了法兰克福。
接手法兰克福的时候,我遇到的情况和当年第一次选择阿尔克马尔一样,几乎不认识队中的任何人,但是我在努力发现他们的闪光点,我认为这支年轻的球队将来一定能成为德甲中让人不能小觑的球队,我甚至还希望他们能成为第二支多特蒙德。
毫无疑问,在德甲,我最敬佩的教练是克洛普,因此我给自己起了个名字:科普洛维奇(Koplovic)。
法兰克福是一支升班马,也是一支资金并不充裕的球队,开档3个赛季目标转会费清一色的0欧元,最好的情况也只能从工资中挤出1M左右,不过这可没有难倒我,这比当年我的那支濒临破产半路接手的博洛尼亚好多了。
我开始尝试送走队中一些薪水相对高的球员,尤其是纯边路球员,因为在我的战术思想中,边锋并不重要,我在第一个赛季给球队灌输的战术思想正是复古的防反式打法:
像在意大利一样,我强调球队前赴后继的拼抢防守,我相信这些年轻人能做好,与此同时,我开始用手上有限的资金去寻找球员,过去我曾经执教过的旧将成为了首选,其次就是为球队寻找一个好的清道夫。

 

沃森(Vossen)、托尔西利耶里(Torsiglieri)是我曾经的球员,我很了解他们,沃森是冬歇期的礼物,开档我可买不起他,我只租借了席普洛克和布埃诺,这里不得不说米拉诺夫,这个年轻的保加利亚足球先生,我几乎把所有的资金赌在了他身上,我坚信他将来会成为我的中场核心,我以前的存档中曾经在现场看过他的表现,当时我就记住了他,这次我终于有机会得到他。
确定了中场核心施韦格勒(Schwegler)之后,我的德甲征程开始了。
第一轮就面对我所敬仰的多特蒙德,虽然我自认为我并不惧怕他们,但是巨大的实力差距还是让我在客场1:3失利。
在那之后我开始调整球队的心态,虽然在第二场回到主场战胜了菲尔特,但是接下来的三连平让我对前路更加务实。我决定接下来的比赛保平争胜。不过倔强的我并不愿意太过于沉寂,我不断强调着年轻人的拼劲,我很庆幸,我们的中场有个能拼能抢的年轻人——塞巴斯蒂安·罗德(Sebastian Rode)。
如果说我面对稍强的球队难以赢球,面对和自己水平相近的球队,我都尽可能取得了胜利,客场迎战拜仁,我也没有惧怕,裁判的一次误判送给了拜仁胜利,1:2,尽管如此,我还是为我的小伙子们喝彩,他们没有被王者吓尿。
锋无力一直困扰着我,因此我在冬季转会期清洗了队里不用的球员,把一线队精简到19人,我们只需要应对国内比赛,我认为这个配置足够了,我用清洗出来的工资预算支付了人们常说的身残志坚的Vossen。
Vossen的到来对我们下半赛季是一剂强心针,他强大的精神力量是我所看重的,当年我在国际米兰,他就是萨内蒂退役后我所制定的队长。正因如此,下半赛季我们进入了黑马时间,尽管面对拜仁、勒沃库森、沙尔克04这样的强队我仍然失利,但是在强队环伺中我争得了第五名,成功进军下赛季的欧联。

如果说我只是靠防守去减少了本该有的失利,那么第五名的德甲联赛奖金则让我在第二个赛季拥有了相对充裕的资金去建设球队,我希望球队更富有进攻性。
 

托尔西利耶里表现出色并没有出乎我的意料,赛季结束我果断启用买断条款2.7M将当时身价已经接近5M的他买断,此外我还未雨绸缪,免签了贝尔吉尼(Vergini)、埃斯蒂加里比亚(Estigarribia)等实力派,值得一提的是斯特拉夸卢尔西(Stracqualursi),他的到来让我的前场多了一座桥头堡,我过去就十分欣赏他,这次抢到他也是水到渠成。不莱梅的降级让我以仅仅4.4M就买下了中后场多面手伊格尼约夫斯基(Ignjovski)。不要小看这个PA只有154的90后,他能胜任中后场除了DC之外的所有位置,最高评分也能达到78%+,买到他我是赚了,他唯一不足的是侵略性太高,容易吃牌。
由于之前一个赛季几乎全勤的皇马租借而来的清道夫马特奥斯(Mateos)向我索要2M的高额年薪,我断然拒绝,因此他并没有加盟这个让他留下了美好回忆的球队,他的替代者,我决定引进我的旧部,巴勒莫的卡洛斯·拉夫林(Carlos Labrin)这个智利人。正巧巴勒莫看上了我的一个非绝对主力的中卫,没说的,我加上一部分资金和人去交换。
丹麦的新本特纳科尔内柳斯(Cornelius),我上一个档他作为我的对手在面对我的比赛中进过球,于是我对他印象深刻,我花掉了夏天最后一点钱,2M把这名新星罗致帐下。
新赛季我希望球队更有进攻性,于是我增加了一套打法,把清道夫变位自由人,这个打法是我在国米后期研究出来的打法,对SW要求更高:

 

新赛季蓄势待发,我们双线作战。首次欧联杯,我们的同组对手是基辅迪纳摩、贝尔格莱德游击队和我的老东家阿尔克马尔。在我看来,四支球队实力相当,要说出线最大热门恐怕还是基辅迪纳摩。而赛季初大量新援的加入影响了我们的磨合,在热身赛中对垒弱旅,我们的表现,尤其在进攻端并不能让我十分满意,这让我对于接下来的欧战和联赛产生了一定的忧虑。然而当联赛真正开始的时候,我发觉我的这些忧虑在一定程度上被驱散了,球队的进攻表现十分稳健开局三场比赛取得了2胜1平的成绩,而那场平局还是发生在勒沃库森的客场,由于赛季初他们把许尔勒卖给了切尔西,进攻端的威胁小了不少,人员的不稳定也让球队的发挥不稳定,我们一度以2:0客场领先,然而我的队员们还缺乏经验,终场前的注意力不集中,让他们丢掉了第二个球,遗憾的与勒沃库森战成了平局。
不过我对球队的整体表现感到满意,我感觉到球队正在朝着我所希望的方向发展,我们最需要的就是稳定。接下来欧战,第一场主场面对我所认为的小组中最弱的游击队队,然而来自塞尔维亚的豪门并没有让我们轻松,他们的反击十分犀利,尤其是前场的几个巴西人和年轻的射手米特罗维奇(Mitrovic)的出色表现让我无法安坐在教练席上。对手控制着场上的局面,这让我们的领先变得十分不容易,然而就在我们进球之后仅仅1分钟,对手便扳平了比分。这些混蛋注意力又不集中了!我狠狠的朝场边的矿泉水瓶踢了一脚,不过我确信裁判并没有看到这一幕。整个上半场我带着愤怒和紧张看完,中场休息我一言不发,我的助理教练——来自西班牙的塞古拉(Segura)在平和的鼓励着球员们。球员们不敢看我,我不知道是他们不敢还是不屑,但是在更衣室里,我不容许有人挑战我的权威,中场休息时间到,我走到丹尼斯(Stracqualursi)的身边,拍了拍这个大个子的肩膀:嘿,哥们儿,我觉得下半场你能进球。他原本茫然的脸上一阵惊讶,然而我还是保持着那种表情,走出了更衣室,径直走向球场,我知道,Commerzbank-Arena球场里所有飞机场的拥趸都希望看到我们脱胎换骨的表现。
上半场毫无疑问,塞尔维亚人收获了信心,我在审视着场上的局势,有些焦灼,我们并没有太好的机会,我在思考我的战术合理性了。上赛季后半程发力的沃森,本赛季开始以后并没有表现出上赛季他刚来到球队时的高效,本场比赛他只是在前场跑着,他很积极,但是效果并不好。我们中前场的脱节必须要有个解决的方法。我把沃森叫过来,他的德语在这半年中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我告诉他,你回撤一点,让丹尼斯在前头,你应该用你的跑动和拼抢去让对手感到压力。他没说什么,点了点头回到场中央,但是我认为他已经知道该怎么做了。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我们的勤奋终于让塞尔维亚球队乱了,换位后的沃森和丹尼斯表现出了更强大的活力,丹尼斯在盯着对手的球门,他在寻找对手防线的破绽。比赛进入了最后10分钟,这个时间段是属于丹尼斯的,更是属于我们法兰克福的,丹尼斯用他强壮的身体拼出了一条血路,他的头球威力无比,硬生生砸进了对手的球门。对手想要拼命的反扑,但是留给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2:1,我们艰难拿下了第一场欧联杯的比赛,我握紧拳头,但是我无法振臂高呼,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基辅迪纳摩和阿尔克马尔都不是好对付的。另一场比赛的结果传过来了,基辅在客场击败了阿尔克马尔,果然印证了我赛前的猜想,我想,是时候研究对付基辅的策略了,尽管距离比赛还有2周3场比赛。

(责任编辑:远平)